秒速牛牛

首页 > 信息公开 > 巴中要闻

筑就期待3000年的“超级工程”

2020-04-27 09:19 来源:巴中日报 作者:张大梁 陈杨

从期待3000年到3年落地,从车程6小时到1小时,揭秘米仓大道的前世今生

这是一条历史底蕴十分厚重的道路,有着3000余年历史积淀,米仓古道是她的“前世”;

这是一条肩负改变区域经济版图重任的道路,市委书记罗增斌亲自推动、亲自命名,3年时间落地,米仓大道是她的“今生”;

这是一条得民心、暖民心的道路,从两河口到光雾山,车程从6小时缩至1小时,沿线干部群众以87年前拥护红军的热情,迎接她的到来;

这是一条自带“网红”属性的道路,以路为景串联7大景区,道路即景区这一先进设计理念的植入让她天然就是驴友的“打卡”圣地;

米仓大道,这条起于通江两河口、经诺水河达光雾山的一级公路已于近日全面开工,全长97公里、估算总投资129.8亿元,创多项地方公路全国第一。项目落地的艰巨性和沿线施工的高难度,在广袤的秦巴区域无出其右,是当之无愧的“超级工程”。

穿越秘境,筑路云端,解封美景,这既是对先辈3000余年走出大山梦想的连续,也是光雾山诺水河世界地质公园连为一个整体的纽带,更是当代巴中治理者重构巴中经济进展版图的担当。

1 走出大山,一道解了3000多年的难题

“有个地方,是南方的北方,是北方的南方,这是什么地方?”

这个地方是巴中,她扼守大巴山系米仓山南麓,北接关中平原、南承天府之国,走出大巴山系米仓群山的雄关漫道,打通巴蜀与关中交流的通道,3000多年来,这个梦想一直没有消灭。

5000多年前,大巴山里就有古巴人的活动。3000多年前,古巴人开始迈出走出大山的脚步,在高山深谷中逐渐趟出了一条被今天的我们称之为米仓古道的交通走廊。这条始于夏商、贯穿秦巴、北上中原、南下巴蜀的米仓古道,成为巴蜀与中原交流的重要通道。

3000多年来,米仓古道为各个朝代所利用。历经整修和拓展,从汉中至巴中共240多公里,遍及全市境内,尤以南江、通江、巴州境内支道密布,形成了一条南北政治、经济、科技、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促进了沿途古镇的兴盛。恩阳、下两、毛浴、白衣等集镇开始兴起,作为重要中转站的古巴州,始有九井十八街的盛况。

随着人类文明的开拓,米仓古道已不仅仅只是人员往来和物资交流的通道,更促成了中原文化和巴蜀文化在巴中境内的交流与融合。通江千佛岩、巴州南龛坡精美绝伦的摩崖造像,是最有力的见证。

古代,巴人在大山面前没有退缩,用脚步丈量深山丛林,在茫茫米仓山上趟出一条路。

近代,上世纪二十年代,巴中准备朝着成都方向修巴(中)仪(陇)路,25年后还未形成通车能力;1939年计划的通巴公路,准备了17年才动工;1948年准备修建达县至广元公路的平昌段,时断时续至1956年又才重建。

现代,巴中人在走出大山的征程中,继续在米仓古道的走向上进行着抗争。上世纪60年代,南江县修建沿米仓古道北上的二南路(南江至陕西南郑),由于施工难度太大,断断续续修建多年,1984年才建成通车;1986年,沿荔枝道线路,通江县城经铁溪至陕西镇巴跨越米仓山的另一条公路开通;1989年,沿米仓道支道汉壁道,即今天的通江平溪至陕西南郑的碑坝又开通一条道路;1993年,巴中成立地区时,铁路只有南江乐坝两公里,二级以上的高等级公路为零,等外级公路所占比例超过95%以上。

即使是今天的成巴高速、巴达铁路等等,起笔和落墨之间,巴中的交通走向也基本是沿着米仓古道的走向。

走出大山、甩掉贫穷,在破除交通屏障的征程中,巴中人一直没有停歇。从1993年至2017年共25年时间里,巴中先后发起了两轮交通建设大会战。尽管有了长足进展,但仍然无法满足人民群众对高效、舒适出行的需求,巴中北部的南江、通江的大山里,一些老人终其一生也没有走出大山“见见世面”,这里也一度成为脱贫攻坚的“硬骨头”。

从“走出大山”的民生需求到“向绿水青山要效益”的高质量进展,从交通基本靠走到今天已经实现“铁公机”齐头并进,从古代的米仓古道到今天的米仓大道,一代又一代巴人、巴中人为走出大山拼着命、流着汗。

在茫茫米仓山中要开凿一条畅通无阻的高等级交通大道,让先贤无心驻足的美丽风景走出深山老林,这一等,竟已达3000年之久。

2 美景富集地 风光独好却养在深闺无人知

大山阻挡了人们前进的脚步,却孕育出丰富的物产、优美的自然景观和5000年历史的灿烂文化,在祖国的南北分界线上,造就了独一无二的巴中。

北纬32度,是巴中北部的地理坐标。这是一个奇妙的数字,在这一纬度的较大范围内,不但留下埃及金字塔、巴比伦空中花园、玛雅文明等人类未解之谜,还有百慕大三角、雅鲁藏布大峡谷、喜马拉雅山、神农架等奇妙奇特的自然景观。巴中,当然具备这一奇妙纬度所特有的绝美风景。

南北气候汇合,让巴中兼怀南北风光。北方的冷空气咆哮南下,经秦岭阻挡后,其势锐减,再经汉中平原来到米仓山,已成强弩之末;南方湿润的暖流沿成都平原北上,经米仓山南麓斜坡,南北冷暖气流在巴中北部的山区交汇,造就出一个蔚为奇观的旅游资源富集带:峡谷、潭瀑、山岳、峰丛、石林、溶洞、天盆……诸多美景,涵盖了“叶、石、洞、峡”等自然风景中最精华部分。在巴中1.23万平方公里土地上,富集了19个AAAA级景区,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世界地质公园—光雾山诺水河是其精华中的精华,是中国南北喀斯特界线上的一颗明亮明珠,是中国乃至世界上研究古大陆形成演化、中新生代陆内造山带的天然地质博物馆。

风景这边独好,只是养在深闺。虽处于成都、重庆、西安三个省会城市的几何中心,但受交通制约,巴中的美景仍然“犹抱琵琶半遮面”,在全国旅游圈,巴中的美景更是“养在深闺无人识”。

2002年举办的首届中国·四川光雾山红叶节,可以视为巴中美景走出去的尝试,历经18年,终于成为巴中乃至四川旅游的“拳头产品”。由于交通落后等诸多原因,光雾山-诺水河世界地质公园这一世界级的品牌并没有带来与之相应的效应。

当一句“问道青城山,拜水都江堰”举世闻名之际,当九寨沟和黄龙、峨眉山和乐山大佛等优质景区捆绑打造形成规模效益、赚得盆满钵满之时,本就连在一起的、世界级品质的光雾山-诺水河景区,因为就缺了那一条高品质的“纽带”,景区打造、线路规划、产品结构、形象塑造等整体捆绑包装还远远滞后,景区相对孤立未形成组合优势,游客到了诺水河,并不一定到光雾山,到了光雾山,却不一定要到诺水河,导致游客转化率低、旅游产品的附加值不高。

实现世界级地质公园、世界级景区应有的声誉和效益,进一步打通巴中特别是北部的南江和通江两县对外大通道,打破光雾山-诺水河世界地质公园域内交通桎梏,已迫在眉睫。

把本来一体却又相对独立的两个景区从物理空间上有效整合,在崇山峻岭之间建一条高等级公路,促进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真正把全市的“朝阳产业”做大做强,走出一条适合巴中绿色进展的路子,这是一个新时代的课题,考验着巴中决策者的智慧、执行者的执行能力。

3 勇当时代“答题人” 逢山开路解封绝世美景

跳出巴中看巴中,才能更准确理解巴中“南方的北方、北方的南方”这一地理定位,才能理解从“解决民生需求”到“解决高质量进展”这一新的历史使命的转变。

巴中地形走向北高南低,北部山区虽是美景富集地却基础设施薄弱、进展滞后。当地人都还在为走出大山奔波,又拿什么吸引山外的客人走进来?

在大山中修建一条高等级公路,纵向串联起沿线美景,在这条“纽带”之下合力解决北部山区进展难题,当然是终极方案。

横向跨越米仓天险,就花了3000余年,要在大山中纵向修建一条更长的高等级路,项目复杂程度、投资总额、施工难度等,对于一个地级市,能拿得下这样一个“超级工程”?至少在广袤的秦巴区域,是没有先例的壮举。

高瞻远瞩的巴中决策者们,从时代大背景中敏锐地洞察到了并抓住了契机。适逢国家出台《川陕革命老区振兴进展规划》,为巴中进展提供了有效的政策和项目支撑。自此,市委、市政府带领380万巴中儿女吹响了绿色进展、高质量进展的“集结号”。

2017年,注定值得铭记。当年12月,市委四届五次全会胜利召开。全会作出了“实施‘六大突破’、强化‘六个推进’,奋力建设川陕革命老区振兴进展示范区,加快走出秦巴山区脱贫攻坚绿色进展新路子”的战略部署。“六大突破”中,交通方面的突破是其中之一,而且排位第二。

随后,市委、市政府出台《巴中市关于开展第三轮交通大会战的意见》,在全市进展战略中实行交通先行战略。突出“加密、联网、升级”主攻方向,集中5年时间,全面构建“6631”(即6纵6横3环1航)综合交通体系,把巴中建成外快内畅、便捷高效的川东北综合交通枢纽,以交通大改善支撑进展、厚植优势。

随后的两年多时间里,我市在交通建设上的一个又一个成果,让巴中人从惊喜变为见惯不惊。

2018年11月,巴陕高速公路全线通车,巴中真正意义上成为全国高速交通路网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2019年2月3日,巴中恩阳机场通航,先后开通巴中至北京、上海等8条航线,乘坐率居全省民用机场航班第2位。2019年4月,汉巴南铁路南充至巴中段开工动员。2019年12月,巴(中)万(源)高速公路巴中至通江段通车,实现了县县通高速。如今,镇广高速、苍巴高速正在加紧开展前期工作。

“铁公机”齐头并进,高速公路四通八达,“内循环”加紧推进……但是,巴中人和巴中的决策者们并不满足。以交通为先导,突破大山屏障之后,依托巴中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向大山要进展成为理所当然。

2018年5月,市委、市政府出台《关于加快全域旅游进展的意见》,就推动全域旅游进展作出部署,加快建成旅游经济强市,力争建成全国知名旅游目的地和森林康养目的地,为建设川陕革命老区振兴进展示范区、走出秦巴山区脱贫攻坚绿色进展新路子打下坚实基础。

“交通+旅游”,破局在交通。3年前的市委四届五次全会上就米仓大道的布局,正在解开先辈抗争3000年的困局。

尘封大山中的绝世美景,经历漫长的3000多年,在时代“答题人”的手中,必将迎来解封的时刻。

4 3年“速度与激情” 挑战300多次公章背后的“不可能”

3年前布局,3年后落地。3年,是米仓大道项目从实质性开展工作,到最终落地的全部时间。对于推动米仓大道项目落地的新时代“答题人”来说,每一天,他们都在演绎速度与激情;每一秒,他们都在“挑战不可能”。

如今,米仓大道项目的全面开工,把不可能变成了现实。然而,只有亲历者才知道,那3年时间里经历着怎样的困难与辛酸。

最复杂 60多道程序300多次公章

到底有多复杂?先看一组数据。

在最初计划的工作流程中,争取这个项目估计有整整60道程序,仅涉及省级部门就达20余家,最终随着项目的开展,加盖的公章就达300余次,一份批复就涉及省级多个部门18人次签字;项目启动的一年多时间内,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带队前往成都对接汇报争取10余次;项目选址有18个前置要件,涉及省、市、县三级多部门联动;备选线路达到惊人的9条,地勘取样钻井近2000个,最深钻孔1100余米;市公路局一个4人小组3年时间里长期驻扎在成都,马不停蹄地奔走于各部门之间……

修建一条连接光雾山和诺水河的高等级公路,这一想法始于7年前。2013年,启动了该项目前期工作,由于项目争取工作太过复杂、难度太高而一直难有实质性进展。2016年,重新启动该项目工作,不久之后再次遭遇难题,面临“夭折”。

“当时我刚到市公路局当局长。接手这个项目不久,全国范围内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这条公路面临的难题太多,项目启动不久就搁浅。”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吴学毅说,当时参与该项目工作的不少人都觉得,这条路多半“凉了”。

2017年,新一届市委决定实施米仓大道项目,并将其作为第三轮交通大会战的标志性工程,搁浅了14个月的项目前期工作,得以重启并加快推进。

不同于巴中以前争取的重大项目有上级部门牵头,这条高等级公路是地方公路,所有工作得由巴中独立完成。其争取工作涉及的要件多、审批部门多,程序极为复杂。

在最初梳理出该项目的工作流程后,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包括预可批复、编制工可秒速牛牛、环评批复等环节,整整有60道工作程序,涉及发改、交通、财政等20多个省级行政主管部门,估计要加盖公章260余次。后来的工作其实比预想的还难,涉及流程更多,最终盖章300余次。

在项目选址环节,就涉及18个前置批复。例如需要对通江县、南江县的城市总规进行调整,经过与省级部门的多次沟通和方案调整,最终于2018年10月取得批复许可,为下一步工作奠定了基础。

省委、省政府领导高度关怀巴中的进展。省委书记彭清华多次听取该项目的情况汇报,并就工作开展作出具体指示;副省长杨洪波多次了解项目进展,并亲自协调解决工作中的具体问题。相关省级部门大力支持老区建设,积极主动提供支持和指导。

对这条道路,市委书记罗增斌倾注了大量心血,他不仅亲自谋划布局、亲自现场推动,还将该项目命名为“米仓大道”。在项目启动后的一年时间内,他10余次带队到国家部委、省委省政府、省级部门对接协调。

“米仓大道不仅是全市重点交通项目,也是旅游基础设施重大项目,特别是对于加快光雾山景区旅游开发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各部门要为项目建设提供保障。”常态性现场督查、调研进展的同时,罗增斌“逢会必讲、逢会必问”该项目。

市长何平多次带队到省政府、省级部门对接,在经常性实地开展调研的同时,多次主持召开市政府常务会议、专题会议,推动项目加快落地落实。

罗增斌、何平亲自推动,其他市领导也主动作为,定期或不定期召开专题会、现场办公会,研究解决具体问题。

按照市委市政府部署,市交通运输局抽调精兵强将组成精干工作组,3年时间里长期驻扎在成都跟踪办理。

“每一道程序后边,都要准备若干文件;每一个文件后边,都涉及相应法律法规。虽然有市级相关部门鼎力支持,南江、通江县委县政府也将这条路当作自己的项目,但每一个流程通过、每一份材料形成,需要花费大量的心血。”吴学毅说。

最困难 每一个文件落地都饱含辛酸

“我工作了40年,在交通系统有36年,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复杂的项目。”56岁的市公路局总工程师何北参与了巴中此前几乎所有的地方公路项目,“过去所有的项目难度加起来,还没有米仓大道的一个零头。”这样一个对地方而言的“超级工程”,其难度之大超乎想象。

在项目的前期踏勘工作中,4人小组常年在山区中穿行。“最初根本找不到路,在山里钻得人头晕脑涨。”很多地方没有路,看着就让人害怕,汽车去不了就步行。近3年时间里,工作组到米仓大道沿线去了不下20次。

米仓大道项目组组长、33岁的李鸽是西南交大研究生毕业的高材生,来巴中前曾参加过港珠澳大桥等国内多个大型建设项目,但是一提及米仓大道的前期工作时连称“困难”。

想知道备选线路的地质条件,就要在沿线钻井取样。“估计的公路有多深,取样就必须超过这个深度。”李鸽说,如规划中汇滩到铁厂河的双峰垭隧道,就在地深900多米处,需要地勘打到地下1100多米深。全线地勘打井近2000个,十几个钻井班组忙活了一年多,期间还要克服在崇山峻岭间扛机器设备不方便等许多困难。其中一个直径12厘米的取样井,一个四五人班组整整打了一年多时间。

地勘结果表明,米仓大道沿线堪称“地质博物馆”:包括瓦斯、溶洞、暗河、涌水和可能的岩爆等,还有随时可能坍塌的顺层。

复杂的地质结构,必定增加施工难度,同时也增加了项目资金投入,而这又是该项目争取的另一个坎。

“高速公路长期收费,一级公路过渡性收费,二级以下公路取消收费是大的趋势。为了让公路的带动效应更显著,这条路必须修成一级路而不是全封闭的高速路,但是在费用上投入巨大,巴中地方财政肯定难以完全承受,这就要在收费上动心思。”吴学毅介绍,在此前的近十年时间,全省没有新批一条地方公路的收费许可,而取得收费许可是米仓大道能够最终落地的关键。

研究法规、细化方案、再分别找对应省级部门对接……途经诺水河的一座大桥覆盖了核心景区边缘的投影上,考虑到对核心景区的不利影响,必须绕开重新规划线路。仅仅因为桥梁加长并增加一个隧道,就增加投资6000余万元。

只为成功想办法,再难的事也能办成。2019年4月,米仓大道的收费立项终于获得批复,在薄薄一页审签单上,多个省级部门的相应处室,共有18人次审批签字。

“在省上争取项目必须争夺分秒,能跑楼梯绝不等电梯。”项目组成员陈娟说,有一次一个程序涉及多个厅、局共5个文件、20多个人签字,项目组4人分工合作,在6个小时内全部完成,效率之高让省级部门人员吃惊不已。还有一次,她和李鸽临时拜访一个省级部门的处室,不巧处室人员外出开会,两人采取了死守的笨办法。过道不通风,一人在门外等待,另一人到走廊尽头一个小窗子边换气,这样轮流等了近3个小时,最终成功拿到批复。

一般的项目最多开3次专家评审会,米仓大道先后开了7次专家评审会,每次评审会的背后是连续几天或几周的加班加点。记得最后一次专家评审会时,巴中小组几名成员心悬在空中总不能落地,在会议室外等了5个多小时。等到了通过的消息传来时,大家早已泪流满面,李鸽这才有时间给巴中的3岁女儿打去5天来的第一个电话。

回想整个项目争取过程,吴学毅感慨万千。他说,虽然一路充满艰辛,但最重要的是,这个项目成了,而且通过这个项目锻炼了一批人,特别是让年轻人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成长锻炼,为将来巴中交通事业的继续进展打下了坚实基础。

最暖心 工作队享受着沿线群众当年欢迎红军的待遇

沿线群众的热切期盼和拥护,则是项目实施的另一大动力。

“沿线群众像当年欢迎红军一样来迎接我们。”在线路踏勘过程中,当地群众热情带路是最常见的。在汇滩打井取样时,由于山太陡机器设备难以运上去,群众踊跃免费帮助肩扛背挑。全线钻了近2000个井,不可幸免对群众的农作物有所损害,但是没有发生一例群众索赔事件,这在大型工程建设中是非常少见的。

在贵民镇汇滩黄峡村,规划中要建一座特大桥,群众对工作队的到来非常热情,随时可以找到义务带队的向导。

为准确勘测双峰垭隧道的地质情况,地勘班组待在一个地方作业长达年,当地群众不仅没有怨言,反而时常帮忙守护已经打好的踏勘井口。

在诺水河镇碗厂沟村,这里规划修建一条长2900米的隧道,在工作组地勘期间,当地村民常常端来刚煮熟的鸡蛋。72岁的吴映义老人说,在这里窝了一辈子很少出过大山,米仓大道能从家门口过,当然要支持!

有的工程一旦开始征地拆迁工作,就存在着抢种抢建以要求赔偿的情况,但是在米仓大道这条路却看不到这些现象。南江协调办、通江协调办的负责人都说,沿线群众高度配合,绝不越项目红线,“有群众打算临时种一点当季菜,都要事先问要得不。”

群众的帮助支持转化成工作的动力,线路走向如何能带动更多群众受益也让项目组费尽了心思。项目工作组抠细抠实,尽可能地将拉动当地脱贫致富和更长远的振兴进展相结合。

最先进 设计和建设理念对标国内“最美景观路”

从布局开始的那一刻起,米仓大道就不是传统意义上单一解决出行需求的道路,更是一条集经济进展、交通出行、旅游观光、康养休闲于一体的系统工程。如何做到这一点?只有用更科学的设计、更先进的理念去解决。

“最初我们按照地方一级公路的标准申报,有人认为对于一个地级市而言标准过高,修建一条二级路比较适合。经过大量的基础工作,最终才同意按照一级路20米的标准修建。”吴学毅介绍,对于山区而言,这已经是够高的标准了。后来,多位评审专家对沿线实地走访,特别是感受到沿线无与伦比的秀丽风景后,建议将路宽增至23米。

别小看这增加的3米路宽,可做的文章就太多了。有了这富裕的宽度,就可以植入旅游慢行系统。

旅游慢行系统是近年来休闲度假中新的先进理念,包括漫游道、驿站、观景台、农家乐等打造,不仅可以让游客在快至慢出的过程中,充分享受到旅游的愉悦,而且对实现旅游效益的最大化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

为了合理设置漫游道,项目前期工作组还到宁夏沿黄河、贵州沿赤水等国内目前“最美公路”考察,秒速牛牛设置漫游道的具体措施,将最新的旅游设计理念融入米仓大道中。最终,米仓大道在沿线三个地段,设置了全长29公里的漫游道,游客可以通过步行、骑车等方式,更悠闲地体验美景;大量观景台、驿站的设置,更加丰富了旅游体验。

为了线路设计更科学,公路线形的选址就从一般项目的最多3条,前后增加到9条,包括1条推举线路和8条比较线路。最终确定的线路从综合评估看,无疑是最科学和最能体现交通、旅游、进展等效能。

近日,在试验段施工稳步推进的同时,沿线施工、监理等单位已全面进场,米仓大道全线已经正式开工建设。

5 建成“超级工程” 重塑区域经济进展格局

作为巴中构建“6631”综合交通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省委53个重点督查项目和省政府2020年重点项目,米仓大道在4年后建成,这一横贯米仓大山的“超级工程”,不仅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而且具有重要的经济意义。

毫无疑问,米仓大道沿线将形成巴中新的经济增长点,有利于我市全域旅游开发、脱贫攻坚和乡村振兴事业,对支撑川东北经济区振兴进展具有重要意义,在更广泛秦巴区域,经济格局也将为之改变。

建成后,光雾山到诺水河从目前的120公里、3个小时车程,将缩短至约40公里、近半小时车程;光雾山到通江两河口从目前的260公里、近6小时车程,缩短至约90公里、1个多小时车程。在驾车的体验感受上,前后更是天壤之别。

米仓大道横贯我市北部山区,全面建成后,由3条省道组成、有效连接2条高速和2条国道,将极大地提高沿线交通基础设施的通达程度和通行质量,有利于完善巴中交通路网,有利于打通巴中进出川大通道,有助于巴中融入“成渝双城经济圈”“关天经济区”和“达开万城际经济圈”。

米仓大道将沿线7个巴中市域重要景区有效串联,从巴城到川陕革命根据地红军烈士陵园,可实现半小时高速抵达。有利于形成快速、便捷、舒适的旅游通道,构建“快进慢游”的综合旅游交通网络,加快形成“交通+旅游”融合进展的新格局,丰富“山水画廊·秀美巴中”新内涵,推进全域旅游进展。

米仓大道呈不规则大“V”字线路,让通江县、南江县17个乡镇的20万人直接受益。西清、汇滩这些在南江属于偏远落后代名词的地方,将一举摆脱数千年的区位劣势,同时将在更大范围改善巴中市北部边远农村和农民的生产生活条件,对乡村振兴具有重要意义。

从3000年到3年,从6小时到1小时,从米仓古道到米仓大道,从走出大山到向大山要进展,不屈不挠、不胜不休的巴中儿女敢打敢拼的特质,在新时代又一次得到升华。

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